《图茧》无是无非,无规无距,无始无终。虽做设计,无奈沉迷于拍图,并乐享其中,是为作茧自缚。
Install Theme
My First Panorama Photo /  第一次的全景图。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自从把三脚架留在淡水后就一直没有再买,因为在一定的预算内从淘宝找一个性价比合适且自己觉得满意的三脚架真的好难。每次看了几款以后都放弃了打算,不过这次还是下决定,必须要在这个时候买一个了,因为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到另外一个假期,万一要用的时候没有可是会后悔死的。今天下午拿到了新的三脚架,立刻跑出去试用试用。之前的架子因为比较便宜,所以功能上比较欠缺,拍摄全景会稍微有点麻烦,现在这个非常舒服,值这个价钱了——280元。既然要拍全景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麦德龙前的这个地方(地名不知道,管它呢,反正到麦德龙就行了),说实话,这个高架的灯光比较坑爹,因为路灯是红色的钠汽灯,相关部门为了美化立交桥居然装上了鲜艳蓝色的LED灯来做装饰,我当时去的时候还没有开这个蓝色美化灯,正拍第一张的时候,灯亮了,然后照片里面简直就没法看了!这艳俗的颜色突兀的简直要让人发狂,我顿时都放弃了拍摄的打算,准备换个地方,后来想想,难得来到一次,要不就进麦德龙逛逛顺便买几瓶红酒回去算了……不过另外一个声音对我说,拍几张吧,处理成黑白就看不到这些艳俗的颜色了。嗯,说的有道理,我勉为其难走了几步换了个地方重新拍摄了一张,发现照片中这个地方只要白平衡调整一下,还是可以让艳俗的蓝色变得不那么俗,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了第一次的全景照拍摄。我知道全景图每张都要有至少25%的部分可以重合而且最好固定拍摄参数,以便于后期的拼接,我按照这么做拍了8张,回来拼接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因为我用的是10MM超广角镜头,所以镜头畸变特别严重,拼接的时候各种变形,费了一点时间调整。这算是个教训,下次还是用20mm端来拍全景比较好,或者干脆使用35mm。因为畸变严重,所以最后不得不把上面切掉很多,导致天空特别少,感觉上有点奇怪,为了配合,不得不把地面也切掉许多。不过好在这个桥的形状还比较好看,否则真没有亮点了。

My First Panorama Photo / 第一次的全景图。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自从把三脚架留在淡水后就一直没有再买,因为在一定的预算内从淘宝找一个性价比合适且自己觉得满意的三脚架真的好难。每次看了几款以后都放弃了打算,不过这次还是下决定,必须要在这个时候买一个了,因为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到另外一个假期,万一要用的时候没有可是会后悔死的。今天下午拿到了新的三脚架,立刻跑出去试用试用。之前的架子因为比较便宜,所以功能上比较欠缺,拍摄全景会稍微有点麻烦,现在这个非常舒服,值这个价钱了——280元。既然要拍全景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麦德龙前的这个地方(地名不知道,管它呢,反正到麦德龙就行了),说实话,这个高架的灯光比较坑爹,因为路灯是红色的钠汽灯,相关部门为了美化立交桥居然装上了鲜艳蓝色的LED灯来做装饰,我当时去的时候还没有开这个蓝色美化灯,正拍第一张的时候,灯亮了,然后照片里面简直就没法看了!这艳俗的颜色突兀的简直要让人发狂,我顿时都放弃了拍摄的打算,准备换个地方,后来想想,难得来到一次,要不就进麦德龙逛逛顺便买几瓶红酒回去算了……不过另外一个声音对我说,拍几张吧,处理成黑白就看不到这些艳俗的颜色了。嗯,说的有道理,我勉为其难走了几步换了个地方重新拍摄了一张,发现照片中这个地方只要白平衡调整一下,还是可以让艳俗的蓝色变得不那么俗,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了第一次的全景照拍摄。我知道全景图每张都要有至少25%的部分可以重合而且最好固定拍摄参数,以便于后期的拼接,我按照这么做拍了8张,回来拼接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因为我用的是10MM超广角镜头,所以镜头畸变特别严重,拼接的时候各种变形,费了一点时间调整。这算是个教训,下次还是用20mm端来拍全景比较好,或者干脆使用35mm。因为畸变严重,所以最后不得不把上面切掉很多,导致天空特别少,感觉上有点奇怪,为了配合,不得不把地面也切掉许多。不过好在这个桥的形状还比较好看,否则真没有亮点了。

Drinking

Drinking

Rocky Beach / 礁石海滩。垦丁白沙,许多电影的取景地,美得要死。不过我们见到的是愤怒的大海,这天的大风夹杂着雨让人根本无法在伞的保护下前进一步,最后不得不穿雨衣来应对。好在大雨也有变小的时候,趁着间隙,寻觅了一处放三脚架拍摄,其间当然少不了要用雨伞挡着,不过大风依旧会吹得伞儿乱晃,偶尔挡在镜头前面,嗯,也算是摇黑卡了。

Rocky Beach / 礁石海滩。垦丁白沙,许多电影的取景地,美得要死。不过我们见到的是愤怒的大海,这天的大风夹杂着雨让人根本无法在伞的保护下前进一步,最后不得不穿雨衣来应对。好在大雨也有变小的时候,趁着间隙,寻觅了一处放三脚架拍摄,其间当然少不了要用雨伞挡着,不过大风依旧会吹得伞儿乱晃,偶尔挡在镜头前面,嗯,也算是摇黑卡了。

My Hand-Roasted Coffee Beans / 自己的手网烘焙咖啡豆。 越来越越喜欢喝咖啡以后,就慢慢不满足被限定的口味了。从最开始的速溶,慢慢过渡到磨好的咖啡粉,然后走入现磨咖啡的世界,从淘宝购买下单烘焙的新鲜咖啡豆,又逐渐过渡到了自己烘焙咖啡豆。在不断的尝试中,慢慢明确了自己的口味喜好,也正是这样才明白了咖啡DIY的乐趣——从买生豆开始不断的选择品种,买回来后仔细的挑选出瑕疵豆,开始用手网慢慢的烘焙,到达自己想要的烘焙度后,再次挑选出瑕疵豆,放置保存等待完全熟成,然后终于开始烧水、放入手工研磨机里慢慢研磨、闻着研磨时散发出来的干香味、再用手冲壶萃取、倒入杯中,飘散出一家的咖啡香气弥久不散……每一步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操作,咖啡豆喜欢或酸或苦,烘焙得或深或浅,研磨得或粗或细,粉或多或少,水温或高或低等等一切都由自己的喜好来控制,很难会不喜欢这样做出来的咖啡。当然,这样做的风险也是有的,比如豆子买的不好,烘焙失败等,不过不断的探寻摸索不也是一种乐趣?

My Hand-Roasted Coffee Beans / 自己的手网烘焙咖啡豆。 越来越越喜欢喝咖啡以后,就慢慢不满足被限定的口味了。从最开始的速溶,慢慢过渡到磨好的咖啡粉,然后走入现磨咖啡的世界,从淘宝购买下单烘焙的新鲜咖啡豆,又逐渐过渡到了自己烘焙咖啡豆。在不断的尝试中,慢慢明确了自己的口味喜好,也正是这样才明白了咖啡DIY的乐趣——从买生豆开始不断的选择品种,买回来后仔细的挑选出瑕疵豆,开始用手网慢慢的烘焙,到达自己想要的烘焙度后,再次挑选出瑕疵豆,放置保存等待完全熟成,然后终于开始烧水、放入手工研磨机里慢慢研磨、闻着研磨时散发出来的干香味、再用手冲壶萃取、倒入杯中,飘散出一家的咖啡香气弥久不散……每一步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操作,咖啡豆喜欢或酸或苦,烘焙得或深或浅,研磨得或粗或细,粉或多或少,水温或高或低等等一切都由自己的喜好来控制,很难会不喜欢这样做出来的咖啡。当然,这样做的风险也是有的,比如豆子买的不好,烘焙失败等,不过不断的探寻摸索不也是一种乐趣?

Umbrellas / 伞. There are many many kinds of umbrellas in the world, we use them to keep the rain and sunlights off our body. Maybe any object which shelter us from the rain or sunlights can be called UMBRELLA, just like the last one photo.

Fall Into / 坠入 。 许多时候都觉得,其实低端机的连拍功能是个鸡肋的东西,那么慢的连拍速度基本不能捕捉多么精彩的画面,但是要没有的话,又觉得不甘心,因为觉得可能会用上它。于是,为了用上这个连拍,我做了一次尝试,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一颗松果,然后捕捉溅开的水花。想到这个尝试也是因为在水边发现了许多松子,而且长相比较好看,而平静的水面就是适合用来被打破的。于是夫人担当投手,我做捕手,先用石子练习了几次后,决定正式开始捕捉。这个时候开始就发现D90连拍的无用之处了——太慢,而且有的时候那个速度根本就是单张拍摄。尝试了几次之后,我决定计算好它落水的瞬间来抓拍,结果比连拍还靠谱许多,成就了这样一张的精彩瞬间。也算是让我明白,D90之类的机子还是要多锻炼预判和抓拍技术才好。

Fall Into / 坠入 。 许多时候都觉得,其实低端机的连拍功能是个鸡肋的东西,那么慢的连拍速度基本不能捕捉多么精彩的画面,但是要没有的话,又觉得不甘心,因为觉得可能会用上它。于是,为了用上这个连拍,我做了一次尝试,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一颗松果,然后捕捉溅开的水花。想到这个尝试也是因为在水边发现了许多松子,而且长相比较好看,而平静的水面就是适合用来被打破的。于是夫人担当投手,我做捕手,先用石子练习了几次后,决定正式开始捕捉。这个时候开始就发现D90连拍的无用之处了——太慢,而且有的时候那个速度根本就是单张拍摄。尝试了几次之后,我决定计算好它落水的瞬间来抓拍,结果比连拍还靠谱许多,成就了这样一张的精彩瞬间。也算是让我明白,D90之类的机子还是要多锻炼预判和抓拍技术才好。

Dock In The Night / 渔人码头之夜 。 在拍摄完夕阳后,转身发现渔人码头已经华灯初上,身边的游人大多散去,海浪继续在背后拍打着堤岸,隐约间传来远方歌者的吉他声和歌声,这是多么宁静的美,自己仿佛置身于浮华之外,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有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感觉——自己从千里之外赶到这里,这个曾经只是在电影里听到的地名,一瞬间就不再是符号,确确实实的站在了这里。我知道这张照片只能说是很普通,但是却记录下了一个地点,一个曾经到达过的地方——淡水渔人码头。

Dock In The Night / 渔人码头之夜 。 在拍摄完夕阳后,转身发现渔人码头已经华灯初上,身边的游人大多散去,海浪继续在背后拍打着堤岸,隐约间传来远方歌者的吉他声和歌声,这是多么宁静的美,自己仿佛置身于浮华之外,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有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感觉——自己从千里之外赶到这里,这个曾经只是在电影里听到的地名,一瞬间就不再是符号,确确实实的站在了这里。我知道这张照片只能说是很普通,但是却记录下了一个地点,一个曾经到达过的地方——淡水渔人码头。

Going Home / 回家。 台北与想象中的不同,以为会和香港差不多繁华,到处是高楼大厦,到那里才知道,真正的台北就是市民的城市,一切都充满了怀旧城市的味道。夫人说信义区那边才有新兴城市的感觉,不过我们都喜欢这种怀旧感的城市——一个过了二十年再回来还是可以找到当年居住的房子、当年玩过的游乐场的城市。这样的城市才有归属感,才可以称作“家”的地方。这里有许多经营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店铺,看到许多中老年人落座其间,便知道这里一定是传承了至少两代人以上的古早味,并不是我怀旧,而是伴随你从小成长的口味往往是最适合自己的,新的文化自然有吸引力,但是正如油盐酱醋这种东西已经渗入到骨髓,纵然奶酪咖啡再怎么美味,每当吃起传统菜肴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家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言喻也无法替代。这也就是台北的魅力所在吧。

Going Home / 回家。 台北与想象中的不同,以为会和香港差不多繁华,到处是高楼大厦,到那里才知道,真正的台北就是市民的城市,一切都充满了怀旧城市的味道。夫人说信义区那边才有新兴城市的感觉,不过我们都喜欢这种怀旧感的城市——一个过了二十年再回来还是可以找到当年居住的房子、当年玩过的游乐场的城市。这样的城市才有归属感,才可以称作“家”的地方。这里有许多经营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店铺,看到许多中老年人落座其间,便知道这里一定是传承了至少两代人以上的古早味,并不是我怀旧,而是伴随你从小成长的口味往往是最适合自己的,新的文化自然有吸引力,但是正如油盐酱醋这种东西已经渗入到骨髓,纵然奶酪咖啡再怎么美味,每当吃起传统菜肴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家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言喻也无法替代。这也就是台北的魅力所在吧。

Sunset Glow. 这是在淡水渔人码头拍摄的晚霞。这天的天气特别的晴好,天空云系较少,原本以为会拍摄到一个完美的日落,而且从之前目测的角度来看,太阳会落在灯塔后,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剪影。可是到了日落时分,天边突然出现大片的云层,而且因为好的角度都被有经验的摄影师提前占领了,所以一直在找位置,几乎错过了最美丽的时间。不过最后还是选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位置,可以安静的拍摄。这个位置除了一些钓鱼的人没有其他的竞争者,游客也是三三两两的呆在这里,可以听到风声与海浪撞击防波堤的声音。这时一大片云彩悄然而至,被夕阳映的火红,成为视线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点。

Sunset Glow. 这是在淡水渔人码头拍摄的晚霞。这天的天气特别的晴好,天空云系较少,原本以为会拍摄到一个完美的日落,而且从之前目测的角度来看,太阳会落在灯塔后,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剪影。可是到了日落时分,天边突然出现大片的云层,而且因为好的角度都被有经验的摄影师提前占领了,所以一直在找位置,几乎错过了最美丽的时间。不过最后还是选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位置,可以安静的拍摄。这个位置除了一些钓鱼的人没有其他的竞争者,游客也是三三两两的呆在这里,可以听到风声与海浪撞击防波堤的声音。这时一大片云彩悄然而至,被夕阳映的火红,成为视线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点。

Storm Approaching  去往旗津岛的轮渡上拍摄高雄市区,这天风云变幻,几十分钟后,下了一整天的暴雨降临。

Storm Approaching 去往旗津岛的轮渡上拍摄高雄市区,这天风云变幻,几十分钟后,下了一整天的暴雨降临。

Sunset Of Fisherman Dock

Sunset Of Fisherman Dock

台湾在日据时期后留下了很多日式建筑,新北投的温泉博物馆就是其中一个,曾经是日本人建的温泉浴池,后年久失修,准备拆除,后来在学生们发起的倡议下才得以保留并修缮,现在成了著名景点,进入参观需要换馆内准备的拖鞋,以免给当年的地板造成损坏,榻榻米上也禁止奔跑和蹦跳,尽管这样,行走在榻榻米上还是感觉到多数已经受损。整个建筑风格虽然有日式味道,但是还是可以看到西洋文化渗入其中,其中很多地方可以看到民国时期(我们大陆人口中的民国时期。台湾现在依旧是民国时期嘛)的建筑风格,比如廊柱,外立面,屋顶等等。这个大厅是当年浴客们休憩的地方,照片深处里那个留出来的小舞台上,我都仿佛看到了能乐表演,听到了客人们的欢笑声。

台湾在日据时期后留下了很多日式建筑,新北投的温泉博物馆就是其中一个,曾经是日本人建的温泉浴池,后年久失修,准备拆除,后来在学生们发起的倡议下才得以保留并修缮,现在成了著名景点,进入参观需要换馆内准备的拖鞋,以免给当年的地板造成损坏,榻榻米上也禁止奔跑和蹦跳,尽管这样,行走在榻榻米上还是感觉到多数已经受损。整个建筑风格虽然有日式味道,但是还是可以看到西洋文化渗入其中,其中很多地方可以看到民国时期(我们大陆人口中的民国时期。台湾现在依旧是民国时期嘛)的建筑风格,比如廊柱,外立面,屋顶等等。这个大厅是当年浴客们休憩的地方,照片深处里那个留出来的小舞台上,我都仿佛看到了能乐表演,听到了客人们的欢笑声。

听说垦丁的大海是蓝到让人沉醉的,不过我们没有感受到这种蓝色,因为持续降雨的缘故。只是在偶尔,太阳会突破厚厚的云层,洒下点点转瞬即逝的阳光。在阳光出现的瞬间,垦丁的海才开始凸显其湛蓝的一面。伴随着大风,海浪涌起,清澈的海水确实震撼了我们一下,可以想象在阳光灿烂的时间,这里的海是多么的迷人。不过听说台东的海更加的清澈,当然,这是下一次的预定行程了。

听说垦丁的大海是蓝到让人沉醉的,不过我们没有感受到这种蓝色,因为持续降雨的缘故。只是在偶尔,太阳会突破厚厚的云层,洒下点点转瞬即逝的阳光。在阳光出现的瞬间,垦丁的海才开始凸显其湛蓝的一面。伴随着大风,海浪涌起,清澈的海水确实震撼了我们一下,可以想象在阳光灿烂的时间,这里的海是多么的迷人。不过听说台东的海更加的清澈,当然,这是下一次的预定行程了。

Fisherman Dock / 台湾淡水的渔人码头。 第一次听到淡水这个名字还是来自周杰伦《不能说的秘密》OST里的那首《淡水海边》,唯美小清新的电影让我记住了这个地名,此次来到台湾决计不能放过这里,想看看现实中的淡水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虽然在高雄和垦丁接受了狂风暴雨的挑战,来到台北以后倒是天天天晴,所以在淡水的这天天空晴朗,蓝得透彻,配合一些云彩,在傍晚时分,色彩突然就丰富起来。这张是在渔人码头的情人桥上拍摄,照片正中央的地方,有很多摄影师在那里早早的占了位置,脚下的这座情人桥和夕阳配合起来看来是一个经典的画面,我在那里试拍了一张,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于是到处寻找喜欢的场景,在这座桥上看到顺光下的码头色彩丰富,于是就这样拍摄了一张。

Fisherman Dock / 台湾淡水的渔人码头。 第一次听到淡水这个名字还是来自周杰伦《不能说的秘密》OST里的那首《淡水海边》,唯美小清新的电影让我记住了这个地名,此次来到台湾决计不能放过这里,想看看现实中的淡水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虽然在高雄和垦丁接受了狂风暴雨的挑战,来到台北以后倒是天天天晴,所以在淡水的这天天空晴朗,蓝得透彻,配合一些云彩,在傍晚时分,色彩突然就丰富起来。这张是在渔人码头的情人桥上拍摄,照片正中央的地方,有很多摄影师在那里早早的占了位置,脚下的这座情人桥和夕阳配合起来看来是一个经典的画面,我在那里试拍了一张,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于是到处寻找喜欢的场景,在这座桥上看到顺光下的码头色彩丰富,于是就这样拍摄了一张。

Feeding / 喂食。 台湾垦丁的海生馆里,潜水员正在给鱼儿们喂食。在国内传统的海生馆里,一般都会有动物表演,但是台湾为了保护动物,没有这种表演,取而代之的是潜水员的水下喂食,由讲解员在旁边详述过程和一些鱼儿与海藻的生态常识。个人觉得这种表演很有意义,增长知识不说,也不会让动物遭受到伤害。而且贴心的是,为了让前来观看的人都能看到“大水缸”里的情况,讲解员会请前排的人(如果可能他希望所有人)席地而坐,这样不会妨碍到后面人的视线。

Feeding / 喂食。 台湾垦丁的海生馆里,潜水员正在给鱼儿们喂食。在国内传统的海生馆里,一般都会有动物表演,但是台湾为了保护动物,没有这种表演,取而代之的是潜水员的水下喂食,由讲解员在旁边详述过程和一些鱼儿与海藻的生态常识。个人觉得这种表演很有意义,增长知识不说,也不会让动物遭受到伤害。而且贴心的是,为了让前来观看的人都能看到“大水缸”里的情况,讲解员会请前排的人(如果可能他希望所有人)席地而坐,这样不会妨碍到后面人的视线。